<table id="ewwqt"><small id="ewwqt"></small></table>
      1. <nobr id="ewwqt"></nobr>
        <table id="ewwqt"><th id="ewwqt"><big id="ewwqt"></big></th></table>
      2. <var id="ewwqt"></var>

            大學生活因為哭過,笑才燦爛

            時間:2013-03-22 10:43 文章來源:互聯網 點擊次數:

                    —此文獻給我們即將消逝的大學生活 1998年9月14號,當我一個人拎著兩只大箱子站在南京大學浦口校區大門口的時候,我終于意識到,我的大學生活開始了。 其實從來沒想過會考上大學,而且是南京大學。高中時所有的老師同學都認為我是無可救藥的,當我高一下學期全年級倒數第二名,并參與了幾次打架斗毆之后,連我自己都這樣認為了。所有的轉機是從高二上學期開始的。 那時我喜歡唱歌,在學校里的比賽成績不錯,人緣也可以。一天中午我走到宿舍門口的時候,聽見里面的談話里有我的名字: “……你說誰,郭杰……唱得好怎么樣,最后不過是一個賣唱的… …他要能上大學,我他媽的就能讀博士了。” 一種不可言狀的沖動讓我想進去揍他一頓,但這次我沒有,因為他說的很對。那天晚上是我上高中以來第一次去晚自習了。當我走進教室的時候很多人的嘴巴都張成了“0”字型。

                  從那一刻開始,我愛上了考試,因為每次考試我都發現又有一部分人被我甩到后面去,最后,高三的下學期第二次模擬考試的時候我到了年級前巧名。我那時的心里異常地平靜,因為這一切都是自己一點一點努力得來的。兩年的時間里,有很多次我都快堅持不住了,但我一想到同學的那段對話,我就不再有什么其他念頭,因為我要爭一口氣。 到了南大,一切都那么新鮮,那么多的新面孔,那么多讓人興奮的晚會,高中時的那股沖勁也漸漸消失了。 “我們每個人的記憶中都可能有一座對我們的生命來說神秘莫測的城市。那座城市養育過我們的欲望和激情,又讓我們惶惑,讓我們焦躁。那座城市很可能是我們記憶中最后的堡壘,它捍衛著生命之中最后一點熱量。當時間的洪水攻下了這最后的堡壘,死亡就將接踵而至。我的生命將被這接踵而至的死亡冷卻,冷卻成虛無。

                       關于那一座城市,我們也許有非常復雜的記憶。我們也許還記得穿過城市的河流以及河流上破舊不堪的貨船?我們也許還記得城市周圍綿延不斷的群山及那些被砍伐的樹林?我們也許還記得城市里錯綜復雜的街道以及街道上表情呆滯的人群?我們也許還記得城市錯綜復雜的歷史以及被現實清掃得無影無蹤的歷史的蹤影?” 上面一段文字是我在大一時特別喜歡的,沒什么別的原因,就是喜歡,也搞不清是出自誰的文集。 1998年10月我和本班的另一個同學趙深成立r"Heat and Cool”合唱組,起初也就是因為我們兩個人都有興趣唱歌,也有興趣參加各種各樣的演出;后來,他成了我大學里最好的朋友。記得那是1999年的元旦,我們應邀參加校元旦晚會,那天我們唱的是“步步高”,我們在前一天晚上坐在宿舍里抽煙、練歌,并想著第二天應該以什么樣的方式出場,在煙霧環繞中,他一拍大腿說“有了”。一個不同尋常的出場方式便誕生了。 1998年,12月30號晚8: 00,南京大學本部大禮堂。 主持人介紹了我們之后,音樂響起,但觀眾發現臺上并沒有人,忽然一束探照燈光打在臺下的一個柱子邊,趙深出來了“沒有人問我過得好不好……”。

                      第二段時我以同樣的方式出場,在歌曲的副歌部分我們一起走上臺去: “世間自有公道,付出總有回報,說到不如做到,要做就做最好。”當時我們穿的都是單衣,在臺下的時候很冷,當我們籠罩在追光燈雪一樣的光線下的時候,一種暖暖的感覺從心底升起。當看到臺下的觀眾被我們打動,和我們一起鼓掌的時候,我知道,我們這次成功了。 從此以后,我和趙深開始了大學時光中的“演藝生活”。 基本上每個星期都會有演出,而大一大的功課都并不輕松,聽以中午的時間一般都會在教室學習。“唱歌只是一種娛樂,而不是事業”。這是我和趙深的共識,在這一點上他做的比我好得多。轉眼間到了大一的第二學期,一年一度的“南京大學校園十大歌星賽”如期舉行了。賽前趙深間我有沒有信心拿冠軍,我告訴他如有前二名我就很滿意了,他卻告訴我,要不然就別去唱,要唱就一定要得第一名。他這種不服輸的勁頭后來一直影響著我。從開始的選曲,試唱,包括后來的舞臺造型,以及舞臺動作,我們花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

                     就在比賽前的一個星期,我不小合感冒了。這可把我急壞了,各種藥片一把把地吃,金噪子喉寶從來就沒斷過。我不想因為我影響“Heat and Cool”的發揮。天道酬勤,比賽前的兩天,一切 OK了。那天晚上我們唱的是“左右為難”,當掌聲響起的時候,我們已經知道結果了。我們拿了三個獎:“十大歌星賽第一名”、“最佳組合”、“最佳新人”。記得當天晚上我們從鼓樓校區回浦口的路上,一路地笑,趙深告訴我說其實在我們排練的時候,他就知道我們一定 n}一以的。我問他為什么,他告訴我在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力量就是你自己精神的力量,只要相信自己,并且努力,就一定能達到自己的 }1標—如果你的運氣不是太差的話。 似乎記憶中有一片片的落葉,拾起任何一片都折射著一點一點亮亮的東西,像舞臺的燈光,像波光中的幻影。其實,當你可以無數次站在舞臺上的時候,那時的感受便不再是興奮和喜悅,似乎成廠一種工作,一種顧及自己顧及別人的“面子”的工作。 我在學校里有很多朋友,他們也有很多朋友,于是我就有了朋友的朋友。

                       有時別人說有晚會或是什么活動會想叫我去唱兒首歌,本來就是別人看得起自己,而且還是幫朋友的,當然應該義無反顧參加這些活動;但感到漸漸有些吃不消了,大二_L學期最多的一星期有6場演出,而且很多演出還需要你去彩排。為了不給別人造成 “臭屁”的印象,對演出單位的要求都認真地照辦。雖然次數比較多,但絕對沒有偷工減料之嫌。這樣一來,期末考試竟然大部分科目都是60多分,我也備受打擊。于是大二第二學期什么活動都不參加了,想把學習拎一拎。在南大,一切的 respect都要靠成績說話,而這也是我感覺最底氣不足的地方。于是那個學期我老老實實地學習,也不往鼓樓跑了,最長的一次竟然快兩個月都沒有進城。

            相關內容

            熱門排行

             
             
            国内A级毛片免费观看品善网,欧洲特黄aaa大片,AA毛片视频
              <table id="ewwqt"><small id="ewwqt"></small></table>
                1. <nobr id="ewwqt"></nobr>
                  <table id="ewwqt"><th id="ewwqt"><big id="ewwqt"></big></th></table>
                2. <var id="ewwqt"></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