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ewwqt"><small id="ewwqt"></small></table>
      1. <nobr id="ewwqt"></nobr>
        <table id="ewwqt"><th id="ewwqt"><big id="ewwqt"></big></th></table>
      2. <var id="ewwqt"></var>

            故鄉的大海

            時間:2013-05-11 10:27 文章來源:互聯網 點擊次數:

                       我愛大海,更愛故鄉的大海。這也是故鄉人共同的感情,難怪這里名叫大海的特別多。 上次回故鄉,也是這么個繁忙的海上汛期。 海灘上,我兒時的伙伴—當時剛擔任支部書記的大海哥,正忙著為社員分配剛剛上網的鮮蟹子。社員們歡夭喜地,提著一兜兜鮮味回家去了。社員們分完后,才分干部的?! ∽詈?,大海哥搓了搓沽滿腥氣的大手,掂了掂籠子里剩下的幾只空殼蟹,咧著嘴歉意地呵呵笑了,“老弟,讓你等明夭那網,來不及了。只好湊合這些啦……” 等我們走進村,時已過午。正要邁步進屋,被門檻下兩個裝蟹子的網兜擋住了去路?! 〈蠛8绲臐饷家话櫺α?“這不知是哪一家,見我沒分到,不過意……”他沉吟了一霎,把我推進屋里,返身提起網兜,急匆匆走了。 大海哥空手回來后,把自己分到的那幾只又疚又小的蟹子擱在鍋里,又從床下摸出一瓶放了很長時間不舍得喝的特 ‘釀高粱大釉f掂了掂說:“不算好,湊合著唱吧。”

                     幾個蟹子雖不肥,味道還鮮美,白酒盡管質量不高,香氣還濃郁。這天下午,我喝醉了。 我臨走時才聽別人說,那兩兜蟹子讓大海哥送到大隊辦公室去,請會計幫助查找物主··...一晃十兒年過去,現在,我又回故鄉來了。 我來到海灘上,處處對我既陌生,又新鮮。 透過人縫,我從秤桿旁那只似曾相識的大乎上,認出了兒時的伙伴大海哥。-- 他,已是四十歲的人了。海上的顛簸,生活的風雨,給他那紫銅色的方臉龐上刻下了深深的皺紋。那雙有神的眼睛,因熬夜操勞和海水的浸泡,布滿了血絲。在這個繁忙的汛期,為讓社員們嘗上鮮,也許昨晚又是通宵未合眼吧?一 為不打攪他的工作,我向村頭踱去。沒想到,在街頭上被侄子攔住了。 進了鐵家,老嫂子沒容分說,把一盤剛煮熟的大蟹子端到案頭上,外加一瓶老白干和一碟佐料。

                         接著,又張羅為我做飯。 我為難地搓著手說:“大海嫂準也準備飯了:” “哎呀,大兄弟,你可算了吧!”老嫂子邊忙邊念叨:“今天的蟹子是頭一網,上的不多。他們干部家里還不知分沒分 到哩里” 大蟹子經這一煮,那蓋下豐滿的膏黃都溢到外面來了。髓著熱騰騰的蒸氣,透出誘人的鮮味。 盛情難卻,我只好坐下來,扳下一只大蟹頂蓋,扯下塊又白又嫩的肉條,鑲著碟子里的醋拌姜末,慢慢品嘗起來。

               吃飯間,我了解到故鄉十終半的一些變祥情況。這十幾年間,我在外面一長了不少見識,_大海哥在家鄉也經受了不少磨難。在他被打倒那幾年里,天怒人怨,海潮嗚咽,鄉親們憋著氣捕撈上來的海鮮,象水一樣淌到那些新貴們及體們親餐桌上。一般想吃魚的人沒魚吃,國家任務不能完成。海峰止出售的一星半點海味,不是以質論價,而是看主顧的身價收錢。新貴們吃得吐,大海哥氣得哭;打魚人有權給自己留下的,只有怨念和憂慮·…‘· 談到近幾年的好光景,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闖進屋來。原來是大海哥的兒子,奉命邀客來了。‘ 當他抬頭看到我們面前擺的蟹子時,機靈地往后一退,葉只腳門里,一只腳門外,倚在門框上輕聲地說:“叔叔!爸爸叫你到俺家去吃飯,不讓等他了。” 鐵牛侄兒見到那孩子,強扮出來的老成氣哨失了,從盤子里撈起兩只蟹子來,硬往他手里塞:“小海,你們家又沒分到,是吧了”

                      “爸爸說,分東西要先盡群眾。俺是干部家屬一,’’·”雖然小海的大眼睛在一直盯著蟹子轉,那緊握聾的兩只小手卻就是不松開,“叔叔,一你在這里吃蟹子吧里吃了蟹子再到俺家吃飯去!"說罷,轉身跑了“·:”- 一陣海風撲來,吹開一了虛掩的窗扇。不一會兒,傳來小御院滿稚氣的歌聲: 大海寬,大海藍 爸爸在海上開漁船………   我走至崢窗…前,‘循聲向海岸望去。一只鼓滿風的帆船向著深海中的船隊破浪而行。船尾上掌舵的那個人,正是大海哥。 故鄉的海二望無際;故鄉以大侮命名的人是這樣多、我有一個想法,這些“大海”們心胸的總和足能容得下大海。

             

                       簡析-· 這篇散文,作者緊緊抓住兩次“分蟹”,并通過在分蟹中人物的語言和行動,刻畫出漁民干部大海先人后己的崇高品質。 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對兩次分蟹,采用了不同的寫法:- 一從正面寫育己所見,一從側面寫育己所聞;這種寫法,收到了較好的效果。 先寫“我”第一次回故鄉時的所見:兒時的大海已當了皮部書記,正在負貴分蟹,一我一看見他總是把好的先分給杜員,把剩下的分給干部,而他自己呢,則是用籠里最后剩下的幾只空殼蟹,懷著歉意招待了“我”.。這部分,作者是通過直接描寫人物的行動和語言來表現其思想品質的。 再寫十幾年過去,“我”又回到了故鄉后的所聞:“我方得知大海在“文革”期間受了不少磨難,現在又當上了干部。分蟹時,他仍然“如既住。而這些,則是通過老嫂子、鐵牛,小海等人的對話從側面來表現的.

            熱門排行

             
             
            国内A级毛片免费观看品善网,欧洲特黄aaa大片,AA毛片视频
              <table id="ewwqt"><small id="ewwqt"></small></table>
                1. <nobr id="ewwqt"></nobr>
                  <table id="ewwqt"><th id="ewwqt"><big id="ewwqt"></big></th></table>
                2. <var id="ewwqt"></var>